您好,欢迎访问我校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教师发展 >> 教育视野 >> 文章内容

美改革教师教育 让中小学成为“教学医院”

[日期:2013-10-20]   发布:校长室 王凌   阅读:869次        [字体: ]

美国教育部长阿内·邓肯去年秋天对改革教师教育的疾声呼吁,在今年初得到了实质性的回应。 15,美国全国教师教育认证委员会(NCATE)宣布,该机构将组建一个高规格的工作委员会,专门就教师教育的驻校实习与临床教学准备进行研究,并最终在将教学视为基于实践的职业(跟医学、护理学和临床心理学类似)的指导思想上,提出改革美国教师教育的建议,最终使教学成为一个更受尊敬的职业。

    NCATE是被美国教育部和高等教育认证委员会认可的专业认证机构,经NCATE认证的教师教育学院和教育系共有667家,这些机构的毕业生占到了全美国每年新毕业师范生的三分之二。

    NCATE成立的工作委员会名为“NCATE临床准备、合作、学生学习改进蓝带工作委员会”。该委员会将寻找在临床准备和帮助教师根据不同学习者的需要进行有效教学方面的最佳经验,努力的重点是建立各利益方的协作,确保改革思路在地方、州和国家层面的可行性。美国媒体普遍认为,该委员会的成立标志着美国的教师教育即将发生彻底转变。

    去年10月,美国教育部长邓肯先生在哥伦比亚大学教师学院的演讲中说:“美国的基于大学的教师准备项目需要革命性的改变——而非革命性的修补。”在当月弗吉尼亚大学的另一次演讲中,邓肯部长还说:“教学应该是最受人尊敬的职业之一,教师职前准备项目应该是大学最重要的责任之一”。之后,邓肯还在全美教育协会和美国教师联合会的会刊上发表专栏重申了这个观点。

    基于实践的职业

    NCATE认为,跟50年前比起来,教学(Teaching)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需要一套很不一样的技能。学生之间越来越大的差异,以及他们所需要的针对性教学,使得教师教育临床方面的特质变得更加重要。

    在美国的很多州,少数族裔学生已经成为大多数,相关残障法律让有特殊需求的学生进入到主流学校,各地的学校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英语学习者,此外,有个人学习计划(IEP)的学生需要获得个性化的帮助。而且,有的学生有着强烈的动机,而有的学生却在厌学,面临失败的危险。“美国的教师面临着史无前例的挑战,肩负着他们的前辈所没有的责任。”而改革的目标是使美国的教师教育更加能够满足P-12(学前教育到高中12年级)学校的急迫需求。P-12教师和其他教育工作者培养方式的变化,必将对美国教师教育学院的重建产生深远的影响。

    NCATE蓝带工作委员会重点考虑的改革思路是,通过对教师初任期的严密监控——就像医生的实习期——以及持续的专业发展,重建和重塑教学职业,将教师重新打造成像医生和护士那样基于实践的职业。

    基于实践的职业不仅要求有牢固的学术基础,在临床方面还有非常高的要求,不仅在入职时需要获得充分的支持,在整个职业生涯中还需要有不间断的学习机会。

    纽约州立大学系统的总校长南希·辛弗博士和科罗拉多州的教育行政长官德怀特·琼斯将共同领导这个工作委员会。其他成员包括教育研究、教育政策和教学方面的专家,以及各州和各地方的P-12及高校的领导者。

    工作委员会将为教师的临床准备制定出一套指导原则,其目的是将教师教育的重点更多地放在作为专业人员的有效实践所必需的专门知识与技能(expertise)的培养上。这包括培养师范生理解、关照学生及其需求的能力,培养实践的和实证的教学技能,以及在实践中运用研究证据与研究鉴定的能力。

    高度重视临床准备的教师教育,意味着更加广泛地使用模拟、案例研究、教学分析,以及持久的、高强度的、有导师指导的深入学校的经历。高度重视临床准备的教师教育应该给有抱负的教师融理论于实践的机会,提高和检测课堂管理和教学技能的机会,训练用实证的方式作关于实践的专业决策的能力的机会,以及理解和同化他们的专业团体的标准的机会。这些临床特质的安排同时也提供了评估师范生的所知,以及更重要的,他们的所能的机会。

    弥合理论与实践的鸿沟

    工作委员会成员之一、教学与美国未来全国委员会主席汤姆·卡罗尔说,他希望这个团队能够带着非常积极的态度和具有前瞻性的视野改革美国的教师教育。

    委员会成员、哥伦比亚大学教师学院前院长、伍德罗·威尔逊国家基金会的主席阿瑟·莱文说,他希望看到这个团队能够“填补实践与理论之间、大学和中小学之间越来越大的鸿沟”。

    莱文认为,中小学应该成为“教学医院”,在这样的环境中,准备成为教师的大学生和研究生一边学习,一边为学校教学作出自己的贡献。数年前,莱文曾发布了揭示美国教师教育问题的系列重要报告。

    虽然大多数的教师职业准备项目都在一定程度上纳入了临床实践,或实习,但莱文认为,他观察到的许多培训项目的问题在于,“学生的临床实习和在大学里学的东西没有联系”。理想状态是,学生“在早上进行教学,下午学习跟上午的实践相关的理论,然后准备第二天的内容。”

    对于另一位委员会成员、佛罗里达大学教育学院院长凯瑟琳·艾米霍维奇来说,“教师教育重大变革的时机已经来临”。“邓肯部长在敦促改革,力推把教学视为专门职业的理念,我们也在做同样的工作。”她说:“我们必须将教学视为一个受肯定的专门职业,有着不同的等级和水准,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学生在大学里学4年,然后工作,自己的教育也就随之结束了。”

    唯有各方合作才能成功

    教师的专业准备仅靠职前培训课程是无法实现的。高强度的临床准备,尤其是植入学校的临床准备,需要相关利益方的紧密合作。因此,与之相关的各方都有代表进入NCATE的蓝带工作委员会。

    一些教育学院已经和致力于提高P-12学生成绩的学区建立了广泛而紧密的联系,尤其是那些薄弱学校。去年6月,NCATE发布了一份简报,宣布其将改革教师教育机构认证制度。为了帮助更多的教育学院达到新的标准,简报推荐了一些做得好的样板学院,这些学院在跟学校建立紧密联系、加强学生实习、关注P-12学生学习需求、提高教学的实证水平等方面走在了前面。

    蓝带工作委员会将考察这些示范教育学院的临床准备的特征和核心要素,评估相关研究,并就这些特征与核心要素怎样获得政策与经费的支持提出建议,最终将它们的经验推广到更多的地方,普遍形成一种追求卓越的文化。

    蓝带工作委员会还将专门成立一个专门小组来负责NCATE教师教育认证标准及认证过程的调整,以支持基于临床的教师教育项目和教育学院跟P-12学校的合作,NCATE还将在一些地方实施改革试点。

    NCATE的主席詹姆斯·齐布卡说:“蓝带工作委员会是由来自高等教育和各州的领袖联合领衔的。各州、学区、学院和大学必须紧密合作,以新的方式满足急迫的P-12学生的学习需求。”

    博伊西州立大学的教务长索纳·K·安德鲁说,他们的教育学院是为数不多的让学生整个学期都在课堂里的学院之一,这所大学与当地学区有着紧密的关系,双方都在努力满足对方的需要。

    齐布卡说,象牙塔和小红屋(指学校)必须学会如何协作。实习生必须安排给资深教师身边,而不是安排给那些“说他们需要实习生”的教师。实习生需要“跟指导教师以及学校里的其他教师和实习生建立起紧密的关系”。

    齐布卡说,只有当双方紧密协作这些才可以实现。“唯有合作才能成功。大家携起手来,我想我们就能够开始真正地改变教师这个职业。”

    时机已经成熟

   关于蓝带工作委员会对教师教育认证的影响,齐布卡说:“工作委员会的工作将为NCATE认证标准和认证过程的改革提供策略,以支持教育教师最大限度地把重点放在P-12学生的学习上,并确保认证标准和过程真正能够以恰当的方式对质量进行评估。改革后的认证标准将有助于建立教师教育的新规范。”

    蓝带工作委员会的主席之一、纽约州立大学系统大校长南希·辛弗博士说:“我相信,我们的工作委员会将给地方带来新的协同效力,学区、州和高校能携起手来,共同满足地方的需求。关键词是‘协作’,它将给所有利益关系方带来新的期望和角色。”

    另一位工作委员会主席、科罗拉多州教育长官德怀特·琼斯说:“NCATE创立此工作委员会勇气可嘉。委员会有所有利益方的代表,共同推进教师教育的改革,以便更好地满足P-12学生的紧迫需求。提高美国P-12学生学习成绩是当务之急。将我们的资源都整合起来,创新方法,聚焦P-12学生的需求,将有助于我们达到这个目标。在我看来,该工作委员会的成立是重建美国教师教育迈出的重要一步。”

    蓝带工作委员会的第一次会议已于 2010167日召开。此前,有关入职支持、驻校实习、专业发展学校等各种临床准备形式的研究报告已经问世,并为工作委员会的成立奠定了基础。工作委员会将在2010年底发布报告,公布其主要发现和建议。之所以速度如此之快,齐布卡说,改革已经等不及了,而且全国的改革氛围已经成熟。